当前位置: 首页 > 原油

重磅硬货丨全球原油价格指数发展分析,值得收藏

作者:小方发布时间:2020-02-24 09:36:16
​原油期货合约在全球原油市场的价格形成过程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在此基础上,如今一些新的价格指数呼之欲出,并且有望在原油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尤其是在亚洲市场。此外,油气大国俄罗斯也在积极设立本国原油价格指数。目前,全球原油市场主要基准品种(基准

重磅硬货丨全球原油价格指数发展分析,值得收藏

​原油期货合约在全球原油市场的价格形成过程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在此基础上,如今一些新的价格指数呼之欲出,并且有望在原油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尤其是在亚洲市场。此外,油气大国俄罗斯也在积极设立本国原油价格指数。

目前,全球原油市场主要基准品种(基准原油)包括北海布伦特原油(Brent,欧洲的价格指数),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和中东的迪拜原油(Dubai,常被用作亚洲的价格指数)。一方面,现货和期货市场的场内交易是原油价格形成的重要因素,其中以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和布伦特原油为主。另一方面,价格评估机构也在全球原油市场的价格形成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普氏(Platts)、阿格斯(ArgusMedia)、安迅思(ICIS)等,这些机构收集场内和场外的原油交易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主要原油品种的价格指数,这些指数直接或间接与布伦特原油、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或迪拜原油相关,是大多数原油供应商供货合约的价格依据。

指数创建过程纷繁复杂

在全球原油市场现行价格形成体系中创建新的价格指数,这一过程存在各种复杂因素,并且需要一定时间。

如此一来,全球原油市场的价格主要建立在前述三大原油品种的价格之上。在成为全球主要基准原油之前,无论是布伦特原油、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还是迪拜原油都经历了很长一个过程。尽管市场上各种情况不断(需要确保最小供货量,油品质量参数发送变化等),这些油品在很多年间依旧保持着基准原油的地位。近几十年来,全球原油市场上不止一次出现过建立其他独立价格指数的尝试,但各种尝试要么无疾而终,要么建立的指数在原油市场发挥的作用还十分有限。

如今,全球原油市场的形势变化为创立新的价格指数提供了条件。随着美国原油出口数量的增长,美国洲际交易所(ICE)正在考虑在休斯敦设立带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因为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交易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仅是美国国内原油市场行情,而随着全球原油需求向亚洲地区偏移,发展适合亚洲的新的价格指数就显得尤为重要。

亚洲原油价格指数发展情况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采自(阿联酋)迪拜酋长国的迪拜原油一直都是亚洲原油价格的基准,但该品种原油逐渐枯竭,本世纪以来,阿曼(Oman)品种原油替代合约实物交割的迪拜原油,而后供往亚洲的中东其他原油品种也开始被用作计算亚洲地区的价格指数。

这样一来,如今的迪拜原油价格指数实则是一揽子来自不同供应商各个品种原油的总和。迪拜原油价格与布伦特油价紧密相关。其他的地区性价格指数(如马来西亚Tapis,印度尼西亚Minas等)则仅在区域市场有限的市场参与者中适用。2007年在迪拜商品交易所(DME)起动阿曼原油期货交易后,新的价格指数随即出现,并被沙特阿美纳入原油价格形成机制中。沙特阿美将阿曼原油售往亚洲地区,这种价格指数的影响力有望迅速提升。

无论是供应商,还是亚洲地区的消费者,都十分关注创立新价格指数的问题。中国就是创立新价格指数的国家之一。2018年3月26日,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 (INE)正式挂牌交易。在最初几个月中,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交易规模实际已超过迪拜商品交易所的阿曼原油交易,但目前还远低于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和布伦特原油交易规模。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期货合约可交割油种包括7个不同的原油品种(6个中东原油品种和中国本土的胜利原油),但不包括其最大的原油供应国——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向其出口的原油品种。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启动原油期货交易对原油价格形成影响深远。此举有望降低原油市场的亚洲溢价。此外,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合约还将巩固人民币作为国际清算货币的稳定地位。同时,中国发展本国自己的原油市场价格指数也将面临诸多挑战。

业内专家认为,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期货合约拥有成为原油市场地区主要价格基准的良好潜质,但是新价格指数机制的顺畅运行、良好声望的形成和巩固尚需时日。

俄罗斯出口原油价格指数发展情况

俄罗斯也开展了在全球原油市场创立本国自己的价格指数的相关工作。2016年11月,圣彼得堡国际原料商品交易所(SPIMEX)的乌拉尔(Urals)牌号原油期货合约交易起动。从挂牌交易到2018年年中,乌拉尔原油期货交易规模达到5000手,尽管2016年俄罗斯能源部曾提出到2017年底每月成交量20万手的目标。最活跃的交易期出现在2017年上半年,随后交易频率降低。

俄罗斯原油价格指数发展受阻的原因有很多,诸如地缘政治风险、对乌拉尔原油品质稳定性有所保留、对国外客户缺少税费优惠刺激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俄罗斯自有价格指数的发展进程。当然,如果考虑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发展经验,以及市场、政策和对原油价格指数有影响的其他因素,那么不得不承认,俄罗斯能源部最初设定的目标在短期内很难实现。

尽管如此,乌拉尔原油期货交易还是取得了一定的发展。正如圣彼得堡国际原料商品交易所第一副总裁米哈伊尔·捷姆尼琴科所言,交易开始以来,合约买卖报价的平均差额有所降低(已从50美分降至20美分),尽管由于流动性有限,合约买卖报价的平均差额依旧很高。参与交易的机构数量也在逐渐增加。其中原油出口企业(如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GazpromNeft,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Lukoil,俄罗斯扎鲁别日石油公司Zarubezhneft等)是主要的市场庄家,其主要任务是确保市场的流动性。国外公司也参与了交易,这些公司中有部分是俄罗斯公司的贸易分公司 (如RosneftTradingS.A.,VTBCapitalTradingLimited,OCIL等)。总的来说,能否与国外伙伴展开良好合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乌拉尔原油期货交易的流动性。

未来俄罗斯原油价格指数最具前景的发展方向就是吸引亚太地区合作伙伴参与乌拉尔原油期货交易。2018年1月底,圣彼得堡国际原料商品交易所和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共同签署了有关中国公司可直接参与圣彼得堡国际原料商品交易所乌拉尔原油交易的备忘录。由此可见,在俄罗斯原油出口版图上亚太地区所占分量越来越重,在此情景下,俄罗斯更加关注于针对这一出口方向的独立价格指数的建立。为此,俄罗斯正在研究类似的期货合约以出售ESPO牌号原油 (供货基础——滨海边疆区科济米诺油港)。该期货合约交易计划于2018年启动。

(文章来源:ac.gov.ru网站 中国电力报记者杨永明/译 制图:台禹微 于琳娜)

关键词:

热门推荐

合作伙伴

股票| 期货| 财经| 金融| 理财| 原油| 能源| 资讯| 证券| 最新资讯|

网站地图: sitemap | sitemap1 | sitemap2 | sitemap3 | sitemap4 | sitemap5 | sitemap6 | sitemap7 | sitemap8 | sitemap9 | sitemap10 | sitemap11 | sitemap12 | sitemap13 |

Copyright © 2014-2020 中经财富网 版权所有